•  
  •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酒文化
酒文化

《仪礼·乡饮酒礼》导读

    

(本刊记者  程万松)中国作为泱泱礼仪大邦享誉世界,《仪礼》作为记载古代礼仪的初始文献之一,自古以来备受国人尊崇。在这本古典礼仪典籍中,古代礼仪中的许多思想和理念,往往通过详备的酒礼作为其核心的表现形式之一,并影响和成就了我国特有酒礼文化。其中尤以“乡饮酒礼”历史最久,传承最远。

乡饮酒礼始于周代,最初不过是乡人的一种聚会方式,儒家在其中注入了尊贤养老的思想,使一乡之人在宴饮欢聚之时受到教化。秦汉以后,乡饮酒礼作为重要的传统道德教育手段,长期为历代士大夫所遵用,直到道光23年,清政府决定将各地乡饮酒礼的费用拨充军饷,下令废止,前后沿袭约三千年之久,在我国历史上产生过深远的影响。

乡饮酒礼的仪节

在《仪礼•乡饮酒礼》的记载中,乡饮酒礼主要用于招待乡里的贤能之士和年高德劭者,在各地方每年春秋习射和十二月蜡祭时也经常使用。乡饮酒礼的仪节主要包括:谋宾、迎宾、献宾、乐宾、旅酬、无算爵乐以及宾返拜等。

谋宾

乡饮酒礼之前,主人(当地父母官)作为仪式的主人,到先生(当地的教育长,一般为退休还乡的官员担任)处商议拟定邀请客人(分宾、介和众宾三个等级)的名单。然后主人亲自分别到宾和介的家里邀请。宾则拜谢主人屈尊光临,主人答拜后说明来意。宾和介谦辞一次后表示接受,主人行再拜之礼,以示为国求贤的郑重。然后主人告退,宾和介拜礼,再次感谢主人屈尊而来。

迎宾

主人回来后,即根据礼仪规范着手布置宴席。等到肉羹煮熟后,主人亲自往宾和介的家中召请。经过一番互相礼拜之后,宾和介和众宾跟随主人前往痒(乡学机构)。大家根据礼仪规范互相礼让后入席。

献宾

献宾,是整个乡饮酒礼的重心,分为献、酢、酬三大节。主人向宾献酒称为“献”;宾回敬主人称为“酢”;主人先自饮,再劝宾一起饮,称为“酬”;三者合称为“一献之礼”。古代献酒,礼数最高为“九献之礼”,但乡饮酒礼是地方官向乡贤献酒,虽说是尊贤,但毕竟地位相差悬殊,所以只能用一献之礼。

首先是献礼。当大家坐定后,主人起身下堂,亲自为宾洗濯酒爵。宾赶紧随之下堂来拦阻,表示不敢当。主人起身辞谢宾的下堂,宾则回答说自己不敢独坐堂上,理应下堂。

主人为宾洗好爵后,拱手行礼,主宾互相谦让后入席。主人为宾斟满酒,在宾的席位前献给宾。宾拜谢,主人持爵稍稍后退,表示谦避。宾至席前接过酒爵。主人拜送受爵者,宾也持爵稍稍后退表示谦避。

之后,主和宾分别祭酒。祭酒完毕,宾起身尝一口酒,然后拜谢主人,称赞酒的甘美。主人起身答拜,宾将爵中酒饮尽,再次拜谢主人,主人再次答拜还礼。

宾酢的仪节与献宾大致相同,只是主宾的行动发生了转换。主人酬宾的仪节也与上述相似,但略有简省。

之后,主人再以相似的仪节为介和众宾行“一献之礼”,但仪节上略有简省,规格上略有降低。当所有的仪节举行完毕,主人持空爵下堂放入篚中,表示不再使用。

乐宾

乐宾是为宾客演奏乐曲,以示尊敬和慰劳,意在使宾欢愉。乐宾包括升歌、笙奏、间歌、合乐等四段。

升歌,即乐师到堂上来歌唱,而且多唱《诗经•小雅》中的《鹿鸣》、《四牡》、《皇皇者华》等。

笙奏,吹笙者入场,在堂下吹奏《诗经•小雅》中的《南陔》、《白华》和《华黍》等曲目。奏毕,主人在西阶上向奏乐者献酒。吹笙中的一位年长者走到最高的一级台阶拜谢主人,接过酒爵,主人拜送。

间歌,即堂上升歌与堂下笙奏交替演奏乐歌。

合乐,即升歌与笙奏同起。

歌罢,乐工报告乐正,乐正再报告宾。正式的礼乐到此结束。

赞礼者在庭中洗觯后上堂,代表主人向宾举觯斟酒。主人则向乐工献酒。

旅酬

宾将告辞。主人命司正“安宾”,请宾安座。宾谦辞后同意。主人在阼阶上行再拜之礼,感谢宾的留坐,宾答拜还礼。于是,开始旅酬。旅酬是尊者酬于卑者,是自上而下的劝酒。旅酬的顺序是:宾酬主人、主人酬介、介酬众宾,众宾再依年齿长幼依次相酬。

由于此时场内饮酒的人多而杂,为了防止有人在旅酬过程中放肆失礼,所以命令司正负责监礼。司正上堂,按年齿长幼顺序招呼:“某子前来接受酬酒”。被点名者立即离席上堂。酬酒遍及于堂下的每位众宾。最后一位接受酬酒的人,要拿着觯下堂,坐下将觯放入庭中的篚内。然后司正下堂,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

无算爵乐

乐宾之后,主宾饮酒不必再像献酒时那样有严格的爵数。主人与来客频频举爵,不计其数,尽兴而止,故称“无算爵”。同时乐工不断歌奏,尽欢而止,是为“无算乐”。

当宴会结束,宾告辞,出门时奏《陔》的乐曲。“陔”是“戒”的意思,以《陔》作为出门时的乐节,说明整个仪式没有失礼之处。主人送到门外,行再拜之礼。

宾返拜

次日,宾前往主人家,拜谢昨天的款待。主人迎见,拜谢宾屈尊光临。会见结束后,主人慰劳昨日仪式中担任司正等职务的属隶,仪式比较随便,宾和介都不再参加,以司正为宾,不设陪客,也不设俎,食品用家中现有的。昨天无法邀请的亲友,今天都可以邀请,对于乡中已退休或在职的卿、大夫,只向他们通报一下,来不来随意。宴饮时,《周南》、《召南》中的六首乐章可以随意点奏。

乡饮酒礼的现代启示

如果说,《尚书•酒诰》希望打破殷商时期酗酒成风的旧世界,那么《仪礼》中的酒礼则旨在努力创建一个文明饮酒的新时代。但无论是禁酒还是礼酒,从中国酒文化发展史上看,无疑都是从“酒神”向“酒人”转折的两大里程碑。

酒神,注重的是饮酒的自我性。人在饮酒之后可以血脉喷张,进而心驰而神逸,与神人游弋万里。但不当的饮酒方式往往让人痛苦不堪,甚至累及他人。

酒人,注重的社会性,而《仪礼》中所讲述的礼酌型饮酒方式旨在强调饮酒的社会功用,并因此而引发人们对于饮酒与修身、交际、健康等关系的思考。

《礼记•乐记》认为:“夫豢豕为酒,非以为祸也;而狱讼益繁,则酒之流生祸也。是故先王因为酒礼。一献之礼,宾主百拜,终日饮酒而不得醉焉。此先王之所以备酒祸也。故酒食,所以合欢也”。作为古代酒礼中影响最为深广的“乡饮酒礼”,核心功能在于“明长幼之序”(《礼记•射义》)。例如雍正元年,皇帝曾谕告天下:“乡饮酒礼,所以敬老尊是非曲直,厥制甚古,顺天府行礼日,礼部长官监视以为常”。(清史稿•礼志八)

尽管原典记述的乡饮酒礼极为详备,其繁文缛节(本文简述时已经大加删减)也给这一古代嘉礼的传承带来了诸多的不便,但从当前的饮酒风尚来看,部分的礼节仍然得到了有效的传承,虽然仪节已经极为简省至不大规范的程度,但“尊卑长幼之序”等核心理念却被我们严格地继承下来。

对原典的解读,目的并非提倡复古,而是希望读者重视原典,体察古代礼酌型酒文化的核心魅力。通过中西酒文化之比较发现,西方的饮酒礼仪侧重于酒的自然价值,即酒的工艺、风味、品鉴、配餐等,而在精神层面则注重个性的张扬和自我价值的体现。我国的饮酒礼仪则侧重于酒的社会价值,即饮酒时的人际关系、文化体验和自我修养等,酒的物质属性则往往忽略。实际上,古典文献中有许多关于酒的物质属性的记述,例如《礼记》中就有关于酿酒工艺、酒品等级等方面的记述,但却视为“技”的层面。国人多重道而轻“技”,加之国人对“酒祸”的痛恨,对酒的物质属性的评论往往视为下等言论。

在市场经济背景下,西方的酒礼因为侧重酒体本身,非常符合消费文化推广的需求,因此被企业广为采纳。而礼仪视阈下的国酒文化,因为主张“控量”和“备祸”而多被企业所扬弃。

然而随着消费不断升级,以及全球范围内酒精危害事件的普遍发生,人们的饮酒消费理念也在不断发生逆转。我国酒礼文化所讲究的中和之美逐渐为全世界所接受、传统文化被尊重并采纳,这对于诞生于斯的白酒而言,将是一次难得的市场机遇。

市场的客观规律和酒与文化的特定关系,决定了白酒的长远发展,必然是以传统文化为基因,并结合时代特征融入国际性和现代性。“乡饮酒礼”作为我国最普遍和最久远的酒礼文化,值得我们重新审视其价值并不断挖掘之。(发表于《东方酒业》201210月刊)

 

 


酒文化

名酒战略思考平台

Copyright © 1999-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东方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方论坛 | 新名酒论坛 | 酒商联盟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诚聘英才 |

Email:12290563@qq.com 京ICP备:13029893号-2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