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酒文化
酒文化

汾酒,中国酒魂(连载十一)

    

/

黎雄才  又见岭南水墨

——黎雄才与汾酒文化

在岭南画派第二代画家中,黎雄才与关山月齐名,都是大师级的人物。杏花村与岭南画派也真是有缘,竟然同时收藏了岭南画派两大旗手的作品。

1985824日,黎雄才到杏花村汾酒厂参观,酒后戏作了一幅水墨画。画面图景是在一株老松之下,一条河流之畔,一位老者举杯远眺。或许是因为醉酒的缘故,黎雄才没有给画作命名。汾酒人根据画作之意,命名为《对酒当歌图》。

黎雄才对于20世纪中国绘画史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其成就大致可以概括为五个方面:一、继承和发展了岭南画派的艺术,并成为这一画派在20世纪中期之后的中坚人物;二、创作了像《武汉防汛图》、《朱砂冲哨口》等反映时代、代表时代的作品,为20世纪中国画成就的高峰增高;三、具有个人风格特点的绘画语言丰富了20世纪中国画的内涵,是20世纪画坛上不可或缺的样式;四、对于松的表现,成就独到,是20世纪个性化题材方面的重要一家;五、为教一生,为20世纪中国画的发展培养了无数的人才。

黎雄才也出自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门下。他不仅是岭南画派泰斗,而且创立了“黎家山水”,折衷中西,独树一帜。在岭南画派二高一陈所奠立的基本规范的基础上,“黎家山水”更重视中国传统的笔墨,这种历史性的回归表现在“黎家山水”中是墨重于色。而在浓重的笔墨关系中,“黎家山水”中原本属于基本构件的树石,有时被独立出来,成为一种以树石为主体的作品,这在黎雄才的后期作品中作为一种标志性的题材,被他反复描绘。黎雄才的晚年,还放大了山水中的松树,成为他最爱表现的题材之一,反映了他对松的君子品格的敬仰,因此,画松也就成了黎雄才在题材方面的另一方面的成就。黎雄才画松往往被人称道,这和20世纪的一些著名画家所专长的某一题材成为画家闻名于世的一个特点一样,如齐白石画虾、徐悲鸿画马、黄胄画驴、关山月画梅等,黎雄才画松也忝列其中。

黎雄才为杏花村汾酒集团创作的《对酒当歌图》,就是“黎家山水”墨重于色、以松树为主要表现题材的典型作品。

    被遗忘的大师

——阿老与汾酒文化

《艺术》杂志社总编辑、美术史论家杨庚新曾这样评价阿老先生:“一位被美术界所遗忘的大家,他的作品却影响了整整几代人,理应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目前,关于阿老的资料整理工作一直没有进行,对阿老也缺乏全面客观的评价,这是美术界工作的极大不足。阿老的舞蹈人物画创作不管从题材还是创作技法上,都具有非常高的艺术价值。阿老通过写实的手法,把浓厚的生活气息融合到了画面中。”

阿老,中国著名人物画家,美术教育家,原名老宪洪,广东顺德县人,19205月生于广州。按照家乡的习惯,上中学时在他的姓氏前加了个“阿”,就有了阿老这个称谓,那时他并不老。他自幼酷爱绘画,每看戏剧或电影后即把剧中人物印象最深者默画下来。1938年高中毕业后赴香港任岭英中学美术教员。1942年参加新四军,1944年起任新四军政治部宣教部宣传科科员,1950年任全国新华书店总管理处美术室副主任,1951年起任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室副主任。1958年起任北京师范艺术学院装帧系副教授。1964年调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潢系副教授兼系主任,1977年后任副院长。后来长期担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阿老先生以速写知名。在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为打下坚实的造型基础,潜心研究中外艺术大师的人物速写,刻苦磨练,观察写生,积稿盈筐,造就他擅长捕捉瞬间人物形象及神态,把不同民族的“美丽”与“热情”奉献给读者,使他的民族舞蹈画享誉世界。他创作的汉族花鼓灯舞、西双版纳风情舞、朝鲜族长鼓舞、拉萨舞、彝族舞、日本烈马舞、墨西哥舞、缅甸双人舞、吉普塞舞、西班牙舞及南亚舞等数十种民间舞蹈作品,既保留了舞蹈速写形神兼备的长处,又在抒情性、节奏感和表现舞蹈内涵的艺术深度上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受到国际艺术界及爱好者的广泛关注和赞赏。

阿老的舞蹈人物画创作,不管从题材,还是在创作技法上,都具有典型的代表性。把速写自然流畅的笔意引入水墨线条,将音乐韵律融入彩墨中,开拓了现代写实人物画的新天地。他朴素的艺术语言,展现着各民族“舞蹈姑娘”那种热情奔放的共性和优美的体态描绘得淋漓尽致,有极高的艺术价值,给人以独特的审美享受。这就是阿老笔下追求的不同民族个性与庄重典雅柔美气质的舞之魂,也是阿老的艺术灵魂。

1983年,阿老为汾酒厂创作了《古龟兹献酒舞》。这是一幅纯粹写实风格的作品。他不是在创造,而是通过写实的手法,把浓郁的民族风情、生活气息融入到画面中,给人以特别、新颖的感觉。画面上的人物,拧腰侧胯,手舞足蹈,从眼神、手脚、身体婉转飞动的姿势及衣服的飘动,构成和谐抒情、优美的画面,给人以清歌妙舞、婀娜多姿的灵动感,体现出了先生写生造型的娴熟和准确把握,并在运用笔墨干湿和颜色深浅方面胸有成竹地发挥,将稍纵即逝的舞蹈动作定格下来,令人难以忘怀。

    落笔千钧

——段云与汾酒文化

在山西杏花村,广为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公元1644年正月,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在西安建立大顺政权以后,二月,即率主力军自陕西渡过黄河,由南向北,长驱直进。当起义军来到杏花村时,村里的乡民扶老携幼,夹道欢迎,以杏花村酿造的美酒款待闯王和义军将士们。在杏花村百姓的热情挽留下,闯王下令将士安营扎寨,休整三日。三天之后,闯王的义军要继续北进,杏花村和附近的农民纷纷赶来为闯王和将士们送行。许多贫苦农民还把自己的儿女送来参加义军,让他们跟随闯王去为穷人打天下。闯王被杏花村民热爱义军的精神所感动,命人拿来笔墨纸砚,倚马立书‘尽善尽美’四个大字。后来,人们为了表示对这位农民起义领袖的怀念,把杏花村更名为‘尽善村’,直到1952年才又改为‘杏花村’。”

闯王题写的“尽善尽美”早已失落在历史的烟尘之中。现在汾酒博物馆收藏的“尽善尽美”题字,是段云书写的。

段云(19121997)原名段连荣,山西蒲县人。青少年时期,创建《蒲光学社》,组织县内群众同贪官劣绅斗争。1933年山西省法学院毕业后,赴日本明治大学经济系深造。留日期间,积极从事反蒋救亡斗争,成为“中华留日学生联合会”的主要负责人。建国后曾任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财贸办公室副主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

段云是新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也是一位书法家。他自幼勤奋习字,一生酷爱书法。其书以行楷为主,兼及篆隶。从欧、颜入手,远法二王,下及苏轼、米芾、傅山诸家,博采众长,融会贯通。他笔力雄健,挺拔苍劲,潇洒俊逸,淡泊天成。七十年痴情翰墨,终于成就了其独具个性的书法风格。书法不侧倚取媚,不狂怪怒张,不取奇巧,博采众长,融会贯通,落笔千钧,自成一家。他的作品被多地博物馆珍藏,曾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日本东京、千叶举办个人书法展,还担任过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名誉副会长。199112月,他80岁时,将毕生珍藏的书籍、书画及自己的几百幅书法作品,全部捐赠给家乡山西省蒲县。当时的国家主席李先念特为此事题词,“殷殷游子情,拳拳报国心”。山西蒲县政府为收藏这批珍品专门修建了“段云书艺馆”,并指定为当地的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侯开嘉  标新立异二月花

——侯开嘉与汾酒文化

侯开嘉先生是一位不苟同潮流、不弃率真,敢于独出心裁、标新立异、别具匠心的书法家。他成功地推出了他的侯氏破体篆隶书法艺术,引起了书法界的普遍注目。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来自五粮液故乡四川宜宾的侯开嘉先生立下铮铮誓言:“宁肯做一个失败的探索者,而不肯做一个固步自封的庸夫。”他一直苦苦求索,在书法的海洋里左冲右突,不得其路。1982年在南昌举办的“全国中青年书法家作品邀请展”及“学术交流会”,是侯开嘉书法创作观念上的一个转折点。当时他发现一位书法作者背临他也曾写过的《邓石如书敖陶孙诗评屏》,背临者大胆地改变了原作的章法字构,而且还加入了许多个人情趣因素,对此,侯开嘉忽然茅塞顿开,大彻大悟,深谙邓石如“计白当黑,奇趣乃出”的美学原则,回家之后,他一反常态将全身心的精力投入到了书法形式美的探索之中。从此,他有意识地放松了行草书的研习,而醉心于隶书的创作,并开始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尝试。

隶书是汉字演变史上的重要书体,也是古、今文字的分水岭,汉代蔚为大观,日后时起时落。元、明时代,隶书在文人书家笔下多工整均匀,装饰味浓,用笔单调,结体少变化,受楷书影响明显。开嘉先生针对上述情况,秉承傅山“支离”、“丑拙”的美学思想,在具体创作中善于夸张变形,拆改置换文字构件。在日课中,越过常见的东汉碑,专注于《莱子候刻石》、《褒斜道摩崖石刻》一类,以及《广武将军碑》、《好大王碑》、《爨宝子碑》、《嵩高灵庙碑》和《汝南王砖塔铭》等。此外,还专门临摹汉印、砖文、瓦当文和汉简。同时又认真不懈地打破传统,推陈出新,把陆维剑、吴昌硕的篆书结字方法用于自已的隶书创作;将金农、王福厂的布局之法移作已用;又汲取陈鸿寿反常的结体,并参照伊秉绶隶书正文与落款的强烈对比手法进行创作。他的原则是:只要符合自己心迹者就去学,不大符合者就加以改造地学,目的就是要找出一种表现自己艺术审美的独特的形式,写出与众不同的风格来。

1984年起,侯开嘉的破体隶书开始粉墨登场,1988年获湖南电视台主办的龙年国际书法电视大赛金奖,1992年获中国书协主办的第五届全国书展“全国奖”。1994年和1995年应邀参加由七国十一位艺术家组成、在美国纽约和洛杉矶举办的《墨的艺术——国际现代书法展览》。1993年出访日本、1994年出访美国、进行文化考察和艺术交流。

侯开嘉先生现为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书学学会副会长,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四川省文史研究馆馆员,硕士生导师。

侯开嘉先生给汾酒厂留下了多幅墨宝,一幅隶书和两幅行书,都是他在从行草向破体篆隶转型期的作品,很有收藏价值。(发表于《东方酒业》20124月刊)


酒文化

名酒战略思考平台

Copyright © 1999-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东方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方论坛 | 新名酒论坛 | 酒商联盟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诚聘英才 |

Email:12290563@qq.com 京ICP备:13029893号-2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