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酒文化
酒文化

清明上河图中的酒文化(下)

    

(文/方尊)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种饮料似酒这般富有旺盛的生命力,历经千百年而魅力不减。也没有任何一种饮料,似它这般深受不同民族、不同习俗人们的普遍喜爱。更没有任何一种饮料,如它这般有无数神奇的传说故事,被赋予广泛的文化意义,就是在画中也能被嗅到馨香,为后人留下一段段佳话。如在宋代名作《清明上河图》中,明眼人会注意到虹桥边的脚店以“十千”命名。“十千”最早起源于《诗经》中的“倬彼甫田,岁取十千”,及“亦服尔耕,十千维耦”等句,用来形容数量之多。三国曹植《名都篇》中有“我归宴平乐,美酒斗十千”。“十千”这里则为美酒价贵之意,或美酒之代称。 酒旗下“天之”、“美禄”的招牌更是大有典故,“天之”、“美禄”出自《汉书•食货志》“酒者,天之美禄”,即把酒看成是上天赐给人们的福禄,后成为酒的别名。

以小见大,以酒肆店名可见宋代文人有引用汉代的诗文典故的风气。北宋才子苏舜钦就有用《汉书》下酒的故事。某夜,苏舜钦正在津津有味地读班固撰写的《汉书》,当他读到张良年轻时为替韩王报仇,以重金雇刺客在博浪沙用大铁锤狙击秦始皇,可惜一击不中,仅仅是砸碎了秦始皇的副车时,只见他神情激动,猛然挥手朝桌上重击一掌,非常遗憾地说:“击之不中,错失良机,实在可惜!”说毕,长长叹息一声,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接着,他继续往下看,当他看到张良同刘邦敞开心扉坦诚交谈,张良充满感情地对刘邦说:“当年您在下邳起兵讨秦,我有幸同你风云际会,您对我言听计从,这是老天特意安排我来辅佐您呀!”时,苏舜钦大为感动,只见他轻抚桌沿,自言自语地说:“刘邦有张良出谋划策,真是如虎添翼。君臣之间,一体同心称得上三生有幸,实在痛快极了!”说完又兴高采烈地满饮一杯。当爱婿用《汉书》下酒的佳话传到其岳丈宋代名宦杜衍耳里,杜公备觉欣慰,满面含笑地赞许说:“有这样好的东西下酒,哪怕喝一斗也不算多。”

两宋时期词人辈出,欧阳修就是其中一位。欧阳修不仅诗词文章俱佳,与酒也结下了不解之缘。宋仁宗庆历七年,欧阳修遭诬被贬官到滁州做太守。一日来到琅琊,与一老者开怀畅谈结为知已,遂在半山腰修一凉亭,并常常与友人在此饮酒赋诗或借酒浇愁。有一天,欧阳修带些酒食又去游山,途中遇到几位砍柴的百姓和一位教书匠,便邀一同到醉翁亭歇息,一起猜拳共饮。其友人智山听说欧阳修上山,也即上山,但久等未见踪影,便下山来寻。在醉翁亭外,但见欧阳修醉眼微睁,面红耳赤,忙上前问道:“太守为何醉成这样?”欧阳修哈哈大笑道:“我哪是醉了!百姓之情可醉我,山水之美可醉我,这酒如何使我醉?偶有醉时,就是以酒浇愁,自作糊涂罢了。”说罢又自斟一杯,一饮而尽,稍倾片刻,竟脱口吟出:“四十末为老,醉翁偶题篇,醉中遗万物,岂自暴自弃记吾年!”那位教书先生从席间站起,随即附诗一首:“为政风流乐岁丰,每将公子了亭中。泉香鸟语还依旧,太守何人似醉翁?”这就是大家熟知的“醉翁亭”的由来。

大家熟知苏轼的词“把酒问青天”、“一樽还酹江月”,使得近千年后的当代人在饮酒时经常受其感染而平添几分豪放洒脱,但很少有人知道,苏轼还是酿酒的专家。他在黄州酿蜜酒,以少量蜂蜜掺了蒸面,发酵,以米和米饭为主料做成米酒。在定州酿过松酒,这种酒甜中带点苦味。在广东惠州,酿过桂酒,用生姜、肉桂做配料酿成,这种酒,温中利肝,轻身健骨,养神发色,常服可延年益寿,苏轼称这种酒是天神的甘露。苏轼虽然好饮酒,其实酒量并不大。他自己说:“我饮酒终日,不超过五杯。天下不能饮酒者,不在我的下面。我喜欢欣赏别人饮酒,看别人举起酒杯,慢慢地喝,我似乎也尝到了酒醉的味道,这种味道比饮者本人还强烈。我闲居时,每天都有客人来,客人来了,就得设酒招待。天下好饮酒的,也不在我的上面,常说人生最快乐的是身无病,心无忧。我确实能做到。”(《书东皋子传后》)苏轼在《东坡志林》里还说:“吾兄子明饮酒不过三蕉叶(形似蕉叶的浅酒杯),吾少时,望见酒盏而醉,今亦能三蕉叶矣。”

苏轼因饮酒节制写出了不少好诗文,从数量上讲是相当多的。。但也有些文人饮酒无度,导致伤身乃至英年早逝。文学家石曼卿算得上很典型的一个。据北宋沈括《梦溪笔谈》记载,他发明了好多种饮酒的方式,有“鬼饮”、“鳖饮”、“鹤饮”等名目。“鬼饮”是夜不点烛,在黑屋中寻找酒器,然后像鬼魅那样喝酒;“鳖饮”就是像一只鳖那样裹在席子里,抿一口酒再缩回去。“鹤饮”者,饮一杯登树,下来再接着喝,直到卧醉不起。宋仁宗爱其才,为了他的身体健康考虑,希望把他酒戒掉。不料石曼卿在戒酒之后却一病不起了,去世时才四十八岁。

北宋初年还有一位王著,在书法上造诣颇深。宋太宗赵光义拿自己的作品给王著看,王著总评价还需练习,于是宋太宗就更加专心致志地临摩书法。再拿自己的作品去问王著,王著的回答仍然像以前一样。有人询问王著这样做的用意,王著说:“皇帝的字本来已写得够好了,如果立即称赞他写得好,恐怕他不再用心了。”从此以后,宋太宗的书法精妙绝伦,超越前代古人,当时都认为这是王著规谏的结果。就是这么一位才子,曾在开国皇帝宋太祖赵匡胤设宴招待群臣时,喝醉了酒当众喧哗起来。群臣大惊,都为他捏一把汗。宋太祖命人把他扶出去,王著执意不肯,在屏风后面大声痛哭,好容易才被左右搀扶出去。第二天,有人上奏说王著当众大哭,思念故主周世宗,应当严惩。宋太祖说:“他喝醉了。世宗时,我和他同朝为臣,熟悉他的脾气。他一个书生,哭哭故主,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让他去吧。”设想一下,如果不是当时宋太祖把注意力集中在武将身上,王著这么闹腾还是很危险的。所以饮酒有节制方好。

大家也都理解饮酒要有节制,但碍于面子,加上经不住劝酒而饮过量。北宋名相寇准的酒量超出常人,他在长安永兴军当领导的时候,只要是能喝酒的属下,不论职位高低都被叫来陪酒。有一个官员接连陪着喝了几场酒,身体已经喝出毛病来了,寇准仍然找他继续喝,这位官员的妻子只好到公堂上去告状来解救自己的丈夫。却说这一天有一个道士来找寇准,道士自称能大口喝酒,一次一斗酒都行。寇准很高兴,叫人备下酒,要和道士对饮。道士说咱们以瓶子为标准,一次一瓶。古时候所说的瓶子不是现在的酒瓶,而是指小口大腹盛装液体的容器,包括这种形状的陶器和金属器具。对饮开始后,道士举起一“瓶”酒一口气喝了个干干净净,寇准被震住,说自己喝不了猛酒想要推辞,道士不同意,寇准只好承认酒量不如道士。道士用这件事劝告寇准尽量不要强行劝人喝酒。

强行劝酒容易出事,也确实出过事。肇事者就是宋真宗。宋真宗也爱喝酒,且酒量超人。有一天,真宗喝了一些酒之后,忽然想到当晚是龙图阁学士杜镐在宫中值班,就命人把剩下的酒送给杜学士,让他也品尝一下。杜镐平时不善于饮酒,这一次得到皇上亲赐的美酒感到十分荣幸,就把这些酒全都喝了。不料杜镐的肝不好,再加上皇帝的酒成色十足,猛然间喝了这么醇厚的酒,杜镐旧病复发突然间倒下,浑身僵硬,意识模糊,连人都不认识了。宋真宗得知后顾不上坐轿子,迈开双脚来到杜镐处,亲手调制了解酒药让人给杜镐喝下。好在杜镐不久就恢复清醒,若真有不测,宋真宗也会觉得不安。

中国酿酒业很发达,至宋朝已发展到了一个高峰。宋代经济繁荣,饮酒之风盛行,人们酿酒、饮酒,借酒抒怀,还因为酒闹出了不少的趣事,人们的生活已离不开酒。文人的生活更是如此。但是文人饮酒的心态会随着时代的变革而变化,文人和酒是连为一体的,高兴时喝酒,不高兴时更是嗜酒如命,文人与酒相互依存,相互寄托。

正所谓,壶中天地虽小,却也是见证历史的一面镜子。这在《清明上河图》中都有生动的体现。(发表于《东方酒业》20123月刊)

 


酒文化

名酒战略思考平台

Copyright © 1999-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东方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方论坛 | 新名酒论坛 | 酒商联盟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诚聘英才 |

Email:12290563@qq.com 京ICP备:13029893号-2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