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酒文化
酒文化

汾酒,中国酒魂(汾酒文化学)

    

/光明

    小平的艺术基因

——邓林与汾酒文化

在汾酒博物馆,有一幅伟人邓小平长女邓林的作品《杏花春》。

虽说是邓小平的女儿,但邓林的成长历程却一点也不让人羡慕,甚至会对这个年幼时营养不良、体弱多病的女子产生由衷的同情。

邓林1941年出生于河北涉县。刚出生7天,就赶上日军的大围剿、大扫荡。129师师部要转移到太行山中与敌人周旋。无奈中,卓琳将邓林送到一个农村铁匠家中哺养,自己则随部队转移了。那年月老百姓的生活十分艰难。铁匠家自已有几个孩子,虽然每月八路军给邓林送粮食,但本来就有限的粮食,难免会被其他孩子分一杯羹。严重的营养不良,使邓林浑身是病。邓林2岁时,卓琳去接她回家,看见女儿坐在破椅子上,脸上被苍蝇叮着,却没有气力去赶,卓琳难过极了,决定立刻把女儿带走。

两岁的邓林被送到了延安。邓小平和卓琳都忙,邓林进了延安托儿所。大人顾不上管,就今天把邓林交给这个战友,明天交给那个战友,邓林便有了一大群干爸干妈。也许是因为一出生就营养不良,所以邓林的幼年和青少年时期几乎是在疾病中渡过的。她很小的时候嘴里长了瘤子,这病缠绕着她近l0年。动手术割了又长,长了再割,直到上了中学才不再复发;上小学刚一个月,就大病了一场,于是休学在家;小学毕业前曾经因病去苏联治疗;进中学没多久,又得了十二指肠溃疡,半年出一次血,身体非常不好。于是,又休学。后来,严重的胃病又困扰了她很久。

伟人小平的女儿,当初画画却是为了谋生。她说:“我16岁开始学画,绝对不是因为爱好。那年代,大家都兴学理工报国,但我身体不好,差得很。总得有门手艺吧,母亲就为我找了个老师教画画,当时的目的纯粹是为了以后能有个谋生的手艺。”因为功课基础差,她没有正式考试中央美术学院,而是一名旁听生,在国画系学习花鸟。不过从艺术的角度讲,邓林又是幸福的。尽管是旁听,但当时授课的老师都是大师级的人物,如李苦禅、郭味蕖等,让邓林的画有了一个很高的起点,为后来的艺术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后来,邓林历任北京画院花鸟画创作室副主任、中国画研究院专业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东方美术交流协会会长。出版有《邓林画梅》、《邓林水墨画集》、《彩陶与梅花》、《邓林•远古的回音》、《邓林绘画名作集》、《中国当代美术家画传•邓林》、《邓林画集》、《邓小平——女儿心中的父亲》等。

邓林为杏花村创作的这幅《杏花春图》,灿烂而有精神,不愧为国画大师的弟子,局部可以看到李苦禅的画风,应该算是邓林的花鸟力作。

有人问邓林她的艺术细胞是继承了父亲的,还是母亲的。邓林说,“我的艺术细胞绝对是来自父亲的遗传,父亲喜欢京戏,迷言派,言菊朋的戏品位很高。我妈虽说是大家闺秀,但唱歌会走调。”

    何为三锅头汾酒?

——金庸与汾酒文化

如果我们要评出20世纪以来最伟大的中国作家,会有很多候选人,如鲁迅、郭沫若、巴金、茅盾等等,恐怕没有几个人会选金庸;但是要评出最幸福的中国作家,我想一定是金庸。

金庸的家世与范曾有一拼。先生本姓查,安徽婺源人。查家为当地名门望族,有“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之誉。历史上查家最鼎盛时期为清康熙年间,以查慎行为首的叔侄七人同任翰林,有“一门七进士,叔侄两翰林”之说。

金庸一辈子做的尽是些名垂青史的事情。他随随便便写了10多年武侠小说,就成了天下第一大侠,“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14部小说脍炙人口,培养了若干个做盗版的千万富翁,拍摄了若干部影视作品,几十年来中国人几乎年年看金庸;他跟同学办了一份报纸《明报》,任主编兼社长35年,竟然把报纸办成了香港最有影响的报纸之一,而且他为《明报》写了多达两万篇社论;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主要起草人之一,为香港回归做了重要贡献;他是华人作家首富、中国作协副主席,住在杭州的西湖边上,86岁高龄风采依旧,儒雅敦厚,与第三任妻子恩爱如初。这样的成就,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滋润,到目前为止,中国作家谁可比肩?

有人说金庸的武侠小说登不了大雅之堂,但是他的读者遍布全世界,一定比读《红楼梦》的多;有人说金庸的武侠小说俗,但是我觉得比《水浒传》要雅。总之,四大名著在近30年来的读者,加起来也未必有金庸小说的读者多。

金庸是1948年随《大公报》到香港的。1948年之前,中国白酒几乎就是汾酒的天下。所以,在金庸的脑海里,中国名酒最重要的就是山西汾酒、竹叶青酒和绍兴黄酒。于是,在他的武侠小说中,提到最多的也是这几种酒。《笑傲江湖》是金庸描写酒文化最多的一部。

如在《邀客》一章中,“田伯光笑道:‘我曾听人言道,天下名酒,北为汾酒,南为绍酒。’”

在《论杯》一章中,“那书生道:‘你一闻酒气,便该知道这是藏了六十二年的三锅头汾酒,岂有不好之理?’”

“喝汾酒当用玉杯,唐人有诗云:‘玉碗盛来琥珀光’。可见玉碗玉杯,能增酒色。”

在《入狱》一章中,“风兄弟,我有半瓶百年以上的竹叶青,你若不尝一尝,甚是可惜。”

在另一部著作《鸳鸯刀》中,“桌上放着一把小小酒壶,壶里装着是天下驰名的汾酒”。

在《书剑恩仇录》中,“皇上要喝最上等的汾酒,怎么拿这样子的淡酒来?”

……

光明曾多次通读金庸小说,今天的国家名酒中,金庸在小说中提到的只有汾酒和竹叶青酒。不过,金庸先生在作品中也犯了几个小小的错误。如“三锅头汾酒”,就是外行话。旧式的蒸馏器,器上有天锅,内中盛冷水,起冷却作用。一锅、二锅、三锅,是指天锅里的冷水更换的次数。在蒸馏酒时,刚开始流的是酒头,酒性极烈,只能做调味酒使用;等天锅里的第一锅水温度升高,不再起冷凝作用了,就需要换水。换水后开始流出的酒,称为“二锅头”,是一次蒸馏中质量最好的酒。等到天锅换第三锅水,蒸馏已到尾声,流出的就是酒尾了,俗称“酒稍子”,即金庸先生所写的“三锅头”汾酒,是质量最差的,不能入库,要回炉在下一次蒸馏的底锅里。

金庸先生的作品已经做过多次修订,但这个问题一直没有修改。说明金庸先生真不知道过去白酒的生产过程。若有哪位本文读者,如果有缘见到金庸先生,麻烦转告先生,以便下次修订时作个更正,不留遗憾。

卢光照  “三不子”老人

——卢光照与汾酒文化

“不摆架子,不充壳子,不当孙子”,简称“三不子”,是卢光照先生的笔名,也是老人的人生信条,而且他做到了。

卢光照(19142001),河南汲县(今卫辉市)人,193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前身——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历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北京齐白石艺术函授学院名誉院长、北京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央文史馆馆员。师从齐白石先生,为北京齐派四大家之一。工大写意花鸟,兼及篆刻、书法。所作巨幅分别陈列于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天安门城楼、中南海、新华通讯社等处。所作《大展鸿图》、《松鹰》、《鸡冠花雄鸡》,曾作为国家礼品分别赠送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海部俊树,爱尔兰前总统希勒里。

卢光照1934年考入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国画系,受业于齐白石、溥心畲、黄宾虹诸家。深得白石老人赏识,有“光照弟画此粗叶,有东坡意,乃同校之龙也”(题墨竹)题句。又赐赠一纸,题词“吾贤过我”,可谓奖誉备至。卢光照先生终生将此恩师墨宝恭置画室,又自书匾额“思齐堂”高悬于画室,“思念齐翁”、“见贤思齐”双关其义,也是近世画坛一段佳话。

1937年,卢光照从该校毕业。白石老人亲选卢光照和二位同窗好友谢炳焜、雒达之佳作,出版了《三友合集》。白石老人还为之撰序言、题封鉴,称许他们“心无妄思,互相研究,其画故能脱略凡格。即大叶粗枝,皆从苦心得来。三年有成,余劝其试印成集以问人”。

“七七”事变后,北平沦陷,卢光照投笔从戎,参加了张自忠所部五十九军,从事文艺工作。张自忠殉国后,离开部队从事教育工作,后调入人民美术出版社任编辑长达25年之久。1982年参加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为民革中央团结委员。

画如其人。难怪白石老人推崇备至,卢光照的艺术风格确实不落尘俗,品位甚高。他强调艺术性和创造性,不求形似,重心灵描写及内在的神韵。落笔重如泰山,苍劲古崛,造型生动,色彩单纯明快,对比效果强烈。

1983年,卢光照为汾酒厂创作了《杏花村里酒如泉》,是典型的卢氏画风,花如锦,树如龙,酒如泉,鸟儿醉,意趣生动,实为用心之作。

    硬汉与傲骨

——陆石与汾酒文化

“太行观燕舞,汾水听嘤声。粱买沁州黄,酒沽杏花村。”——丁卯年秋,陆石。

陆石,(19201998)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创始人之一,曾任中国书协副主席、秘书长,以工整庄重的魏碑体名于世,晚年在因白内障几乎失明的情况下,创作了不少狂草作品,达到了其书法艺术的另一高峰。

陆石是一位多才多艺的革命家,诗歌、散文、小说、戏剧、书法,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准。他是重庆市南川区人,青年时代受鲁迅先生的著作和革命报刊的影响,走上了革命道路。19402月到达延安。1941年任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支部书记。19434月延安整风运动中,被康生诬陷,停止了党籍。这一时期,陆石虽然蒙受不白之冤,但仍以饱满的革命热情,创作了大量秧歌剧、京剧、小说等文艺作品,反映当时火热的革命生活,宣传党的政策,在群众中引起强烈反响。其中,《动员起来》获陕甘宁边区秧歌剧比赛一等奖;京剧《赶猪》受到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的称赞。1951年平反。

1952年,陆石调公安部工作,先后在八局任秘书科科长、办公厅主任等职,被誉为“公安部一支笔”。他与文达合著的小说《双铃马蹄表》,被改编为电影《国庆十点钟》上映后,曾在国内外产生广泛影响。1980年陆石同志被任命为中国文联党组成员、秘书长,主持日常工作。他以中国文联领导的身份,亲自参与筹建成立了中国书法家协会,是中国书协的创始人之一。在1985年第二次书代会上,被选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

陆老属于典型的“诗如其人”、“字如其人”。年仅18岁时,就在城墙上奋笔疾书立下誓言:“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国土;生为中国生,死为中国死。”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他以诗言志:“山河破碎裂肝胆,报国壮心喷火焰;但愿红旗飘四海,何惧头颅挂高竿。”21岁时,他自撰了恪守一生的座右铭:“人生天地间,无私则不辱;其柔在其血,其刚在其骨。”

陆老的字也是如此。早年师承蜀地著名书法家黄雁宾先生,专攻魏碑。后来在延安时期一直坚持用毛笔写字,用毛笔记录会议纪要。他的魏碑书法刚健有力,棱角分明,无一笔苟且,无一字随意。他创作的《咏黄河》、《咏长江》等巨幅魏碑作品,通篇字字珠玑,气势连贯,势若飞虹,浩浩荡荡。

陆石先生给杏花村汾酒厂留下的这幅作品,诗好、字好,干净洗练,当为先生的书法精品。(发表于《东方酒业》20122月刊)


酒文化

名酒战略思考平台

Copyright © 1999-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东方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方论坛 | 新名酒论坛 | 酒商联盟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诚聘英才 |

Email:12290563@qq.com 京ICP备:13029893号-2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