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酒文化
酒文化

清明上河图中的酒文化(上)

    

(本刊记者  方尊)宋代经济的繁荣程度可谓前所未有,各行各业都有了质的提高。其中宋朝的酿酒工业在唐朝的发展基础上,得到进一步普及和提升。一方面,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使得汴京和临安等大都市空前繁荣起来,人们对酒的消费需求量大增;另一方面,粮食的丰足、酿酒业技术的成熟,又使酒类品种增多,酒的质量提高,酒业的生产范围扩大。宋代酿酒业,上至宫廷,下至村寨,酿酒作坊星罗棋布,其分布之广,数量之众,都是空前的。这种情形在北宋画家张择端的传世名画《清明上河图》中有着明显的体现。

在《清明上河图》中,无论闹市街头还是郊外小店,都可以看到酒旗高悬,全画至少可见九面招展的酒旗,上面有的写着新酒,有的写着小酒。可见在《清明上河图》所表现的商业活动中,卖酒处于十分突出的地位。这是因为酿酒业在宋代已经是国家重要的财政来源了。

但是在北宋初年是实行禁酒的政策,不许私人酿酒。私自制曲5斤即判处死刑。以后放宽到私自制曲15斤判极刑。随着经济恢复和生产的发展,对酒的政策越放越宽。但官府垄断酒曲制造,仍然是征收酒税的重要方法之一。

宋朝时期的酒店有正店和脚店之分,这个区别就来自对酒的销售。所谓“正店”,就是从国家那儿买来酒曲,他可以自己酿酒、销售,并且批发。《清明上河图》中描绘了一家大酒楼——“孙羊店”, 画中描绘的是正店。孙羊店的铺面为二层楼建筑,房屋高大,门面雄阔,门前搭建的彩楼欢门也特别讲究。楼上高朋满座,楼前车水马龙。就店铺门面而言,在画中可谓独一无二。酒楼后院宽敞,大酒缸空倒着,成排堆放在后院,叠累数层,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造酒量是相当大的。而“脚店”是没有酿酒权力的酒店,只能从正店批发酒水来零售。

在我国古代酿酒著作中,最系统、最完整、最有实践指导意义的酿酒著作是北宋末期成书的《北山酒经》。 《北山酒经》共分三卷,上卷为“经”,总结了历代酿酒的重要理论,对酿酒、制曲作了全面系统的阐述;中卷论述制曲技术,收集了十几种酒曲的配方和制法;下卷论述酿酒技术。

《北山酒经》对我国黄酒酿造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宋朝时期,酒的种类繁多,酿造时使用的材料各异,不仅有黄酒,还对唐朝的葡萄酒进行了继承和发展。在《北山酒经》中,记载了用葡萄和米混合加曲酿酒的方法。 特别值得提出的是,现代一些名酒,如汾酒、西凤酒、绍兴酒、董酒等等。这些酒名,大多可在宋代酒诗中找到,因此在中华酒文化发展史上有着重要的研究价值。

北宋年间,从皇帝到文人政客,都与酒有不解之缘。范仲淹是“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晏殊是“一曲新词酒一杯”;柳咏是“归来中夜酒醺醺”;欧阳修是“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于钟”;苏轼则“把酒问青天”,“但优游卒岁,且斗樽前”。

酒能助兴,也能坏事,人们对酒的感情是复杂多样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也不一定“在乎山水之间也”。总之,酒代表的含义多种多样,可助兴、可怡情、可解忧、亦可谋权。

在用酒谋权这方面,宋太祖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堪称做到了极至。

公元960年正月,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授意武将把黄袍加在自己身上,拥立自己登上了皇帝宝座。虽然做了皇帝,但他却不敢高枕无忧。通过这次兵变,他深刻认识到,武将们在废立皇帝、改朝换代方面有着极大的能量。是啊,他自己既然可以武将身份和实力推翻国君,其他将领不也可用同样方式来推翻他自己吗?于是在公元961822日(建隆二年七月初九日)晚朝时,宋太祖把策划参与陈桥兵变的主力人物石守信、高怀德等禁军高级将领留下喝酒,当酒兴正浓的时候,宋太祖突然屏退侍从叹了一口气,给他们讲了一番自己的苦衷: “我若不是靠你们出力,怎能黄袍加身,没有你们,我是到不了这个地位的。为此,我从内心念及你们的功德。但做皇帝也太艰难了,还不如做节度使快乐,我整个夜晚都不敢安枕而卧啊!”石守信等人惊骇地忙问其故,宋太祖继续说“这不难知道,我这个皇帝大位谁不想要呢?”石守信等人听了知道这话中有话,连忙叩头说:“陛下何出此言,现在天命已定,谁还敢有异心?!”宋太祖说:“不然,你们虽然无异心,然而你们部下想要富贵,一旦把黄袍加在你的身上,你即使不想当皇帝,到时也身不由己了。”一席话,软中带硬,使这些将领知道已经受到猜疑,弄不好还会引来杀身之锅,一时都惊恐地哭了起来,恳请宋太祖给他们指明一条“可生之途”。宋太祖缓缓说道:“人生在世,像白驹过隙那样短促,所以要得到富贵的人,不过是想多聚金钱,多多娱乐,使子孙后代免于贫乏而已。你们不如释去兵权,到地方去,多置良田美宅,为子孙立永远不可动的产业。同时多买些歌儿舞女,日夜饮酒相欢,以终天年,朕同你们再结为姻亲,君臣之间,两无猜疑,上下相安,这样不是很好吗!”

石守信等人见宋太祖已把话讲得如此明白,再无回旋余地,几个将领别无他法,只得俯首听命,表示感谢太祖恩德。第二天,石守信、高怀德、王审琦、张令铎、赵彦徽等上表声称自己有病,纷纷要求解除兵权,宋太祖欣然同意,让他们罢去禁军职务,到地方任节度使,并废除了殿前都点检和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司。禁军分别由所谓“三衙”殿前都指挥司、侍卫马军都指挥司和侍卫步军都指挥司统领。在解除石守信等宿将兵权后,太祖另选一些资历浅、威望不高、容易控制的人担任禁军将领。

这个故事,充分说明了“酒能成事”。 宋太祖赵匡胤用心良苦,借酒宴大臣的机会,用几杯美酒收缴了他们的兵权,轻而易举解决了大将军专权的问题,巩固了宋王朝的中央集权,被誉为“最高政治艺术的运用”,成为千古佳话。

而有时候,酒也能败事。

一说到北宋的酒,大家往往就会联想到《水浒》,联想到夺人性命的蒙汗药酒。

在当时这种酒并不神秘,它是产自广西昭州的曼阳罗酒。《岭外代答》卷六记载说:“昭州酒颇能醉人,闻其造酒时,采曼陀罗花,置之瓮中,使酒收其毒气。”由于这种酒中同时含有酒精加麻醉剂两种成份,能够使人过饮即醉,所以很多人把蔓陀罗花酒当作麻醉剂使用。从北宋时起,昭州曼阳罗酒开始流传到周边各省,被人们用于特殊场合。

《宋人轶事汇编》还真的记载了用这种酒杀人的故事。不过作案的不是江湖人士,而恰恰是官府:“杜杞、字伟长,为湖南转运使。五溪蛮反,把以金帛官爵诱出之,为设宴,饮以曼陀罗酒,昏醉,尽杀之。”

酒能使人在浑浑噩噩中干下错事,但这种错事只要不超出一定界限,就容易得到他人的谅解。《大宋宣和遗事》记载着这样一件事:相传北宋年间,每逢正月十五,皇帝要用金杯请百姓喝皇家御酒。这年金卮赐酒时,一位妇人接过金杯喝完了大内酒,未把金杯交还,而是藏入怀中。皇宫侍卫发现后,立即将妇人拿下并奏告皇帝。皇帝问妇人为何偷金杯。妇人讲自己与丈夫一起出来看灯,不料与丈夫走失,怕回家公婆责怪,就取一只金杯证明自己,并且奉上一首新词《鹧鸪天》:“月蒲蓬壶灿烂灯,与郎携手至端门。贪观鹤,笙歌举,不觉鸳鸯失却群。天渐晓,感皇恩,传赐酒,脸生春。归家只恐公婆责,也赐金杯作照凭。”皇帝看过词后大为赞赏,欲把金杯赐予妇人。教坊司曹无宠说妇人有事前填词骗金杯之嫌。皇帝命妇人另做一首,妇人当场又赋一首《念奴娇》,文采斐然。皇帝大喜,就把金杯赐给了这个妇人。据说,这个妇人就是闻名遐迩的才女李清照。

做为女词人的李清照,对酒的钟情“巾帼不让须眉”。李清照一生中有近三十首阕词中写到吟酒、醉酒之事,由此可鉴,李清照与酒文化的亲密无间。 李清照早期作品中,两阕脍炙人口的《如梦令》中,皆写到了酒:“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前者写一夜酣睡后,酒意却未消尽,可见酒意之深;后者更是描述出一幅大醉之形态,其纵情不羁的才女本色、少女开朗活泼的洒脱性情及那种卓而不群的情趣,彰显无余。再看这首《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此时已遭靖康之难,国破家亡,流离失所,在饱经了人生的炎凉风霜后,李清照已不再是当年闺中抒情的少女。此时的酒,已满是凄凉之意。

纵观李清照的一生,酒在其日常生活中,不仅是其不可或缺的良朋益友,还是其创作的素材,亦是其借酒怡情、借酒浇愁的工具,说不清是酒仗词人而平添几分豪情,还是词人因酒而多了几分妩媚,作出了如此精妙绝伦、流芳千古的佳作。李清照的诗词,就如同醇香的美酒一般,使人赞叹,让人回味。(发表于《东方酒业》20122月刊)


酒文化

名酒战略思考平台

Copyright © 1999-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东方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方论坛 | 新名酒论坛 | 酒商联盟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诚聘英才 |

Email:12290563@qq.com 京ICP备:13029893号-2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