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酒文化
酒文化

《水浒传》中的酒文化和酒神精神

    

/钱佳贇

《水浒传》中的酒文化描写可谓丰富多彩,涵盖广阔,书中的每个章节都能够见到酒的身影。据统计,《水浒传》中的饮酒场次达到六百多次,涵盖酒的种类、酒业、饮酒器具、饮酒风俗等内容。如此规模的酒文化描写,在我国文学史上可谓是空前绝后、绝无仅有的。因此有人感叹:“阅读《水浒》三天醉,章章节节酒味浓”。

《水浒传》中的酒质

宋代的酒业,主要有官营和私营两种。“酒务”或“酒库”,是官府造酒的地方,主要分布在城市,而且规模大,酒质也高。而民间造酒的规模较小,酒质也要逊色一些。《宋史•食货志》(下七)云:“宋榷酤之法:诸州城内皆置务酿,县、镇、乡、间或许民酿而定其岁课,若有遗利,所在多请官酤。三京官造曲,听民纳直以取。”

《水浒传》中的上等好酒分为五种:

(一)透瓶香,又唤出门倒。在书中第26回,酒家道:“俺家的酒,虽是村酒,却比老酒的滋味,但凡客人来我店中,吃了三碗的便醉了,过不得前面的山冈去,因此唤做三碗不过冈”。

(二)玉壶春酒,在书中第38回,“此是江州有名的好色上酒”。

(三)蓝桥风月美酒,在书中第39回,书中写道:“少时,一托盘把上楼来,一樽蓝桥风月美酒”。

(四)黄封御酒,在书中第82回,书中写道:“黄封御酒一百八瓶,尽付与宿太尉”。这种酒身价很高,“龙凤盒内抬着”,“宿太尉叫开御洒,取过银酒海,都倾在里面,随即取旋构舀酒,就堂前温热,倾在银壶内,宿太尉执着金钟,斟过一杯酒,宋江举杯跪饮”。

(五)葡萄酒,在书中第89回,书中写道:“辽国狼主,大张筵席,管待朝使,葡萄酒熟倾银瓮”,这是辽国向大宋国进献的贡品。

《水浒传》在叙述人物宴饮时经常提到“下酒”、“按酒”、“下饭”的话。在宋元时,用来配酒的菜肴,叫做按酒、案酒,就只是普通“村醪浊酒”。《水浒传》中第39回:酒保问:“要甚么肉食下酒?”“摆下菜蔬时新果品按酒,列几般肥羊、嫩鸡、酿鹅、精肉。”又如:潘家酒楼:“菜蔬果品案酒”(第3回);开封府樊楼酒店:“希奇果子案酒”(第7回);江州浔阳楼酒店:“菜蔬时新果品按酒”(第39回);靠江的琵琶亭酒店:“菜蔬果品海鲜按酒”(第38回)等。从上面这些按酒食物中可以看出,宋人挑选下酒菜点时,是以时新果品作为所有菜点中的上上之选的。

《水浒传》中的酒器

《水浒传》所写宴饮时所用酒具名称,也大多带宋元时特点,其中有些至今沿用,如:酒盏、酒杯、酒钟;也有些,人们已不太了解其含义,如注子、旋子。小说第21回写阎婆拉宋江吃酒时在楼下烫酒的过程:“婆子一头寻思,一面自在灶前吃了三大钟酒,觉得有些痒麻上来,却又筛了一碗吃。旋了大半旋,倾在注子里,爬上楼来。”什么是“旋子”、“注子”?旋子是宋代用的器具。旋,是一种打酒的器皿,酒店里一般是论瓶卖酒,而游走的小贩一般是以旋卖酒。鲁智深出家后第一次喝酒,就是从游走在乡间的酒贩子那里抢来的。鲁智深把旋子用来舀酒喝,也从中体现出了鲁智深对酒的酷爱和急躁的性格特点。注子,在宋朝时是对酒器的通称,酒壶常称为注子。小说中还经常提到酒家卖酒时论瓶、论旋、论桶的,也有的或以角计,或以碗计。《水浒传》第4回鲁智深买酒的那家酒店就是以碗计,店家问鲁智深要打多少酒,鲁智深回答道:大碗只管筛来。鲁智深酒量极大,所以对于度数一般的酒也只能是论大碗来喝。升斗是体积单位,斤是重量单位。酒是液体,既可用斤称,也可用升量,而用升较为便捷。升、角似乎份量相差不多,应该是一个最小的饮用单位。

《水浒传》中展现的酒礼

水浒酒几乎涉及宋朝社会生活的各个侧面,很好地反映了当时社会风俗的概貌。

(一)接风酒,“吴用等出寨迎接,各施礼罢,叙说间阔之情,请入中军帐内”。(第54回)这是一种迎接宾朋到来的致酒仪式。

(二)送别酒。宋江道:“非是不留员外,争奈急急要回,忠义堂上,安排薄酒送行”。(第62回)这是为亲朋送行时的告别仪式。

(三)壮行酒。“慕容知府先生在城外寺院里蒸下馒头,摆了大碗,烫下酒,每一个人三碗酒,两个馒头,一斤熟肉”。(第34回)这是战士出征前举行的一种仪式。

(四)永别酒。“当时打扮已了,就大牢里把宋江,戴宗两个匾扎起,又将胶水刷了头发,给个鹅梨角儿,各插一朵红绫子纸花,驱至青面圣者神案前,各与一碗长休饭,永别酒”。(第40回)这是将赴刑场的人向世界诀别的仪式。

(五)待客酒。“庄客托出一桶盘,四样菜蔬,一盘牛肉,铺放桌上,先烫酒来筛下,太公道:‘村落中无甚相待,休得见怪’。”(第2回)这是当时人招待陌生客人的礼数。

(六)压惊酒。“卢俊义活捉鄂美,解上寨来,跪在堂前,宋江亲自解其缚,请入堂内上坐,亲自捧杯陪话,奉酒压惊”。(第77回)这酒中既有安慰之情,又有尊重之礼。

(七)祭祀酒。“军校己都列下黑猪白羊,金银祭物,点起灯烛荧煌,焚起香来……先是僧人摇铃诵咒,摄招呼名,祝张顺魂魄降坠神幡,次后戴宗宣读祭文,宋江亲自把酒烧奠”。(第114回)这酒里既有对已逝者的哀思,也有对自然现象的不理解。

(八)筵宴酒。“当日王都尉府中,准备筵宴,水陆俱备。且说这端王来到王都尉府中赴宴,都尉设席,清端五居中坐定,都尉对席相陪。酒进数杯,食供两套”(第2回)这是一种较有规模的宴客酒席。

(九)婚宴酒。“择于三月十六日,备办各项礼仪筵宴,招赘张清为婿。是日笙歌细乐,锦堆绣簇,筵席酒肴之盛,洞房花烛之美,是不必说”。(第98回)婚嫁宴酒透露着的喜庆气氛,让人感到幸福、祥和。

《水浒传》中的酒神精神

悲剧精神与水浒英雄

《水浒传》在描写造反上梁山的英雄好汉时,都突出了四个字——“逼上梁山”,一个“逼”字,说明了绝大多数人当初并不是主动选择造反这条道路的,而是被逼无奈的。当林冲被陷害入狱,弄得家破人亡时,林冲常常以酒浇愁,借酒泄愤,有时甚至在饮酒中以泪洗面,发泄满腔的悲愤与无奈。特别是第10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作者将林冲饮酒与那阴霾寒冷的风雪天气结合在一起,将酒赋予了深刻的社会内涵。当林冲挑着花枪,独自一人走在雪地里,手中拿着一个盛酒的葫芦边走边喝,那种在酒的作用下所增添了的苦闷心情和悲凉气氛,活生生地展现在读者的眼前。我们分明看到一个受到压迫和欺凌的下层人士,无奈无助又无力的形象。林冲怒杀陆虞候、差拨和富安后,“将葫芦里冷酒都吃尽了。被与葫芦都丢了不要。提了枪,便出庙门投东去。”林冲已经对朝廷彻底失望了,只能走向一条不归路。酒的参与,无疑加重了他的悲剧性。

狂欢化与水浒英雄

水浒英雄因为追求一个没有烦恼、没有苦痛、没有压迫,只有快乐的天堂而聚集到一起,梁山泊就是英雄们的乌托邦,这里完全摆脱了束缚人的种种等级观念,无视于官职、财富、地位,可以“成瓮吃酒,大块吃肉”。《水浒传》极力张扬了这种超越现实社会秩序和等级狂欢化的精神。

水浒中描写了梁山众多的节日宴饮,弟兄同乐的盛况。如第71回的菊花会。重阳已近,宋江便叫宋清安排大筵席,会众弟兄同赏菊花。但下山的弟兄,不拘远近,都要召回赴宴。当日“肉山酒海,先行给散马步水三军,一应小头目人等,各令自去打团吃酒。且说忠义堂上遍插菊花,各依次坐,分头把盏。堂前两边筛锣击鼓,大吹大擂,笑语喧哗,觥筹交错,众头领开怀痛饮;马麟品箫唱曲,燕青弹筝,不觉日暮。”除此之外,英雄们还到外面寻欢作乐。元宵节宋江、柴进等不顾危险,进东京看灯。宋江、柴进“从樊楼前过,听得楼上笙簧聒耳,鼓乐喧天,灯火凝眸,游人似蚁。宋江、柴进也上樊楼,寻个阁子坐下,取些酒食肴馔,也在楼上赏灯饮酒。”还到京师名妓李师师家饮酒。“李师师说些街市俊俏的话,皆是柴进回答,燕青立在边头和哄取笑。”梁山英雄无休止的快乐追求,是生命意识中自由精神的充分展现,使得先民们的最基本的生命状态——酒神精神得以升华,成为一种审美状态。

叛逆性与水浒英雄

水浒传的英雄为了自由快活,大胆的反抗压迫,反对一切不合理的制度,甚至公然颠覆现存的秩序。他们是一群逃离于凡俗礼节之外的人。“乱自上作”、“官逼民反”,好汉们“揭竿而起”,“啸聚山林”的故事情节,无不张扬一种充满活力的叛逆精神。酒激发了更强的叛逆性。

宋江在浔阳楼上所题的“反诗”与“反词”,是大胆的内心暴露,如果没有酒的作用,根据宋江的一贯性格,是根本不可能题吟出来的,完全不像一贯谨小慎微、处世老道、英雄气短的宋江能够做出来的。可见酒的威力,在特殊的情况下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思想与性格,而且还能够使人做出异乎寻常的大胆举动。当宋江酒醒时,全然不记得昨日在浔阳江楼上题诗一节,从反面说明了酒的作用。这样描写,也许更符合元代传说中的宋江“勇悍狂侠”的真实面貌。

总之,谈《水浒传》,离不开其中的酒文化。酒与英雄相互映衬、相得益彰,英雄酷爱美酒,美酒增色英雄,二者的结合,演绎出一个个动人心魄、荡气回肠的英雄传奇故事。尽管“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这些梁山好汉的标志和做派,跟当下所提倡的禁止酒驾、健康饮食的生活方式格格不入,但不得不承认,酒戏是水浒传中的一大看点。想必梁山好汉也不是酒鬼,他们之所以选择喝酒,是因为需要有一个很好的爆发点将戏剧部分推向高潮,且这些看似粗鄙的饮酒行为也带有明显的时代印记,大量酒文化的描写,丰富了小说文本的内容,展示了社会面貌,彰显了人物性格,推动情节的不断发展,深化了小说的悲剧主题,酒文化也成为文学艺术成功的点睛之笔。(发表于《东方酒业》20156月刊)



酒文化

名酒战略思考平台

Copyright © 1999-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东方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方论坛 | 新名酒论坛 | 酒商联盟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诚聘英才 |

Email:12290563@qq.com 京ICP备:13029893号-2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