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酒文化
酒文化

李清照的词与酒

    

/钱佳赟

李清照是我国女词人魁首,其与酒的渊源之深厚,亦可与李白、杜甫同列。在李清照的一生中,酒与诗词伴随她的人生经历跌宕起伏,诗才与酒香一起流光溢彩。

李清照一生爱酒,高兴时喝酒,喝得“沉醉不知归路”(《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睡前喝酒,还“浓睡不消残酒”(《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怀念故人时喝酒,“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送别时也要喝酒,“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蝶恋花》)。她用酒来解除寂寞,也用酒来消愁,“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声声慢》),酒在她生活中实在是太重要了。在封建社会对妇女的重压之下,一个女词人这样爱酒,是不多见的,堪比“女酒仙”。《李清照全集》收集65首词,其中写到“酒”的作品有28首。少女时喝得酒是甜蜜的,少妇时喝得酒是苦涩的,老年时喝得酒则是悲伤的。李清照终年70多岁,可谓长寿,在漫长的岁月里,“酒”是她重要的精神支撑。

纯真、浪漫之酒词——寄情山水、陶醉自然的少女时期

李清照的少女时代处在北宋的黄金时代,天下太平。李清照出身名门,家学渊源。父亲李格非,官至礼部员外郎,藏书甚富,善属文,工于词章。母亲王氏也很有文学。加之开明宽松的家庭教育使她早期免受女训女诫的限制,能走出闺阁庭院,尽情的游玩、饮酒赋诗。酒也常常让李清照诗情盎然,就像欧阳修曾说过的那样:“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这个时期李清照的词中充满着少女的纯真与无忧无虑。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

昨夜的酒未醒,却先问起风雨后的海棠,一个无忧无虑、热爱自然的少女形象被描绘得栩栩如生。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如梦令》)

女词人与朋友们去天下名泉溪亭游玩饮酒,直至日落时,沉醉忘返。酒醒之后,天色已晚,归舟误入荷花深处,惊起一群露宿的水鸟。“沉醉”写出了她自然的性情,少女的活泼、无忧无虑的真我,自有一种豪放不羁。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渔家傲》

新婚的李清照与赵明诚琴瑟和谐、意趣相投。夫妻俩常常共饮,吟词作赋。这首词为咏梅词,描写作者在月光下与丈夫饮酒咏梅,别有一番浪漫和雅趣。这篇词上篇着意咏梅,写梅花“破腊”“传春”,把初绽的梅花比作雪肤凝脂、半露芳容、含情脉脉的出浴美人。词的下篇写在皎洁的月光下与心上人一起饮酒,一起赏梅,良辰美景,酒不醉人人自醉。“绿蚁”是指新酿的酒未滤清时,酒面浮起酒渣,色微绿,细如蚁。在“明月玲珑”的月色下手持新酒欣赏梅花,词人发出了“莫辞醉”的豪言,女词人纯真浪漫、洒脱无羁的个性跃然纸上。

孤独、寂寞之酒词——伉俪情深、忧怨缠绵的少妇时期

与心爱之人在一起的日子是无限快乐的,然而总是短暂的。婚后两年,赵明诚经常“负芨出游”,李清照初尝离别情怀,把孤独寂寞以及对丈夫浓浓的相思寄托于酒词中。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醉花阴》)

重阳佳节对于古人来说,既是家人团聚的日子,又有登高饮酒赋诗的习俗。而李清照与丈夫分隔两地,独守深闺,借用陶渊明的“东篱把酒”,独赏秋菊,对月独酌,落得“人比黄花瘦”, 与爱人两地分隔的愁怨都融进了酒里,并因塑造了一个多愁善感、情思如缕、面容消瘦的深闺妇女形象而被传为佳话。

“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蝶恋花》)

“酒意”与“诗情”是李清照对往昔琴瑟夫妻的回忆,可现实是枕冷衾寒,孤枕难眠,离情别意有谁知?“酒”是寄托相思之物,被离愁萦绕的女词人只有通过回忆来排遣寂寞了。

“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栏干慵倚。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念奴娇•春情》)

冷清寂寞的环境、恼人的天气,加之赵明诚感情上的背叛,她选择做极难做的“险韵诗”,喝容易醉的“扶头酒”,借此麻醉自己,以求暂时的解脱。诗成了,酒醒了,心中仍是空空如也,终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借酒消愁愁更愁”。

凄凉、怀乡之酒词——天人永隔、山河破碎的中晚年时期

公元1127年,北方金族攻破汴京,宋徽宗、宋钦宗父子被俘,宋高宗南逃。李清照夫妇逃难到南方,多年收集的金石书画大都毁于战火。高宗建炎三年,赵明诚病故,又有谣传说赵家有通敌之嫌,此时国破家亡,夫妇永诀,流言迫害等,全部重压于李清照一身,使李清照的生活更依赖于酒,酒更成了李清照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伴侣。李清照后期的酒词浸透着一种国难当头的恨;还有一种愁怨,那是极度痛苦的单身知识女性对生活与生命的放歌。所有这一切伴随李清照度过了孤苦伶仃的风烛残年。

“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觉微寒,梅花鬓上残。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沈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 ——(《菩萨蛮》)

本应是阳光灿烂心情明媚的春天,但词人的内心却是一片荒凉。“故乡何处是”,表现了对北方故土的怀念,作者漂泊异乡的哀痛和怀念故国的深情,只能借酒来暂时排遣,但醒来之后会更加想念,又不得不用酒来麻醉自己。

“夜来沉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远不成归。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捋残蕊,更捻余香,更得些时。”——(《诉衷情》)

上篇写“沉醉”、“酒醒”后的请态,词人喝酒喝得很醉,卸妆就寝时天已经很晚了,插在鬓上的梅花被压坏,只剩下残枝。早晨,美好的春睡被浓烈的香气熏醒,回归遥远家乡的梦也做不成了。下篇写“残蕊”、“余香”,表达对亲人的怀念,对家园的哀悼,内心何等辛酸,何等凄凉!

“帘外五更风,吹梦无踪。画楼重上与谁同?记得玉钗斜拨火,宝篆成空。回首紫金峰,雨润烟浓。一江春浪醉醒中。留得罗襟前日泪,弹与征鸿。”——(《浪淘沙》)

亡国与亡夫,人生之大悲痛莫过如此。“一江春浪醉醒中”,女词人借酒醉酒醒来表达自己的哀绝情意,无以排遣。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能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声声慢》)

七个叠词已道尽了词人人生命运的凄凉,“冷冷清清”、“乍暖还寒”、“晚来风急”、“雁过”、“满地黄花”、“梧桐更兼细雨”,写出一个,凄凉、萧索、衰杀的秋日黄昏。“三杯两盏淡酒”不敌“晚来风急”,再烈的酒此时也已是淡薄乏味的,已没有酒能解她失去故国,沦落异乡,飘零无依之孀妇之愁。酩酊大醉也无法消除国破家亡,天人永隔的凄凉与寂寞。李清照晚年的这首酒词,正是个人痛楚同国家的灾难交织在一起,汇成一股巨大的哀愁,使人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在李清照的酒词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豪放潇洒、旷达不羁、类似于男子的李清照,从她写离愁的酒词中又看到了一个向往爱情、曲婉细腻的女子,她也是一个抒写家国灾难与命运的才华横溢、不可多得的诗人。她的种种人格,付之于酒,酒又对种种人格做了发酵和催发,两相碰撞,撞出了五色斑斓、异彩纷呈的酒词。

酒不但成就了李清照诗词的伟绩,使她留下了千古奇文,但同时也留下了千古遗憾。由于饮酒过度,酒精对她的身体的损伤也是很严重。虽没有这方面的材料直接证明,但有研究学者猜测,可能是饮酒过多,消损了她的芳容,尽管她与赵明诚相爱至深,而赵明诚在外为官,不在她身旁边时,从女性的角度来看,她是很担心的赵明诚会抛弃自己,所以以前有人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等句是警醒语,并非无无稽之谈;及至晚年,由于长期酗酒,她体弱而多病,精神有些失常。以至于她的卒年都无从考,实在令人唏嘘。

品评李清照的酒词,我们还可以推断出当时的饮酒文化和消费文化。在封建社会,女性能如此肆无忌惮饮酒,尽管是个例,有家人纵容的因素,但从另一个侧面反应了当时社会饮酒之风之盛,酒文化影响之深。甚至于今天,我国传统的饮酒文化同样根深蒂固。在传承中,白酒企业应当全面了解并吸收传统酒文化的具体内涵。在创新和发展中,根据时代的发展和市场的变幻,不断加以丰富、引导和完善。(发表于《东方酒业》20153月刊)



酒文化

名酒战略思考平台

Copyright © 1999-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东方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方论坛 | 新名酒论坛 | 酒商联盟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诚聘英才 |

Email:12290563@qq.com 京ICP备:13029893号-2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