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酒文化
酒文化

汾酒,中国酒魂(连载之四十二)

    

如果大器晚成,该有多好

——李行百与汾酒文化

想写李行百,资料却难找。曾经蜚声中国画坛的知名画家李行百已经多年默默无闻了。

李行百祖籍山西临猗,1926年生于成都。他的曾祖父是清代同治年间晋商票号的一个职员,年轻时到成都创业,创办了自己的商号。经过三代人的苦心经营,到他父亲李崇光时,已经是成都市知名的富商,并担任了成都市商会会长。

李行百是李崇光的长子,自幼喜欢学习书画,艺术天赋又极佳,被誉为“神童”。李崇光也并没有要求子承父业,而是悉心培养这颗书画苗子。

李行百前半生的艺术际遇,可以是中国书画界传奇中的传奇。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这句话用到李行百身上是再恰当不过了。十几岁时,李行百即就读于金陵大学中文系,并参加了民国时期声名显赫的艺术团体“蜀艺社”,师从一代大师谢无量先生学习文物鉴赏和书法。

当时正是抗战时期,四川籍国画大师张大千在完成了一年多的敦煌写生之后,也避寇返乡。大千先生在成都的经纪人是一位金融界的达人,与商会会长李崇光过从甚密。于是在这位经纪人的介绍下,喜欢书画的李行百,成为国画大师张大千的弟子。

也是在这一段时间,岭南画派的巨匠赵少昂也入蜀避寇。由于“蜀艺社”及张大千的关系,加上李崇光在当地的声望,李行百又拜师于赵少昂门下。

在三位大师的薰陶之下,极具艺术天赋的李行百画艺大进,飞速发展。19岁时,抗战胜利,其画作成为四川省送给美国空军将领归国的礼物;20岁在成都举办个人画展;21岁在重庆举办个人画展;22岁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一时间,李行百声名鹊起,并入选了1948年国民党南京政府最权威的《中国美术年鉴》。

一个仅仅22岁的年轻人,取得如此的艺术成就,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李行百又得到了人生中第四位大师徐悲鸿先生的垂青。1951年,在徐悲鸿先生的举荐下,李行百调入北京,任职于中国美协,在中国美协举办的画展中,获得全国青年奖和北京一等奖。同时,《美术》杂志发表了李行百的学术论文《评胡蛮中国美术史》,在美术界引起巨大反响,又被誉为“青年美术史家”。1956年,李行百30岁,成为中国美协会员。

1957年,李行百到了人生中第五位大师叶恭绰的身边。叶恭绰出身显贵,其父曾任清廷大员。叶恭绰本人曾任中国首位铁路局长、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同时又是卓有成就的书画家。建国后任中央文史馆馆长,与毛泽东多有书信往来。1957年受命筹建中国北京画院,并成为中国北京画院首任院长。在叶恭绰的举荐下,李行百成为北京画院专业画师兼院长秘书。

1958年“反右”斗争中,叶恭绰被打为右派,李行百受到牵连。但仅仅在5年后,李行百东山再起。1963年,人民日报发表了李行百的花鸟画力作《红英照日  经霜益艳》,引起轰动,并获得了文坛巨匠、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郭沫若的高度肯定。郭沫若还手书题词赠送给李行百。那一年,李行百仅37岁。

从上个世纪40年代初到60年代初的20年间,李行百得遇六位大师,可谓传奇中的传奇。

1963年到改革开放的十几年中,李行百是怎么度过的,不得而知。1979年,李行百回到北京画院,并担任了《中国画》杂志负责人。之后的几年,李行百发表了大量的美术评论文章,成为著名的美术评论家。1984年,应美国一所大学的邀请,出国讲学。这一去就是16年。2000年,76岁的李行百归国返乡,定居成都。除了出版了以北美风光为题材的画集之外,没有找到李行百参加任何书画界活动的报道。1984年到2014年整整30年,李行百的盛名在中国画坛走向沉寂。

关于李行百中国画的境界,有人这样评论道“李行百书画取材广泛、墨韵独特,人物山水、花鸟兼攻,工笔重彩、大小写意,精妙而自成一格。其花鸟画最为擅长,师古不泥,食洋而化,既传承中国画之传统精髓,又溶汇中西画技和题材为一体,画中形、神、意兼备,格调高雅、美感独具、超凡脱俗,实为有感而发的真情告白。他吸收了赵少昂画风的清新活泼,又继承了张大千的雍容严谨,学中有创、自成一体,蜚声画坛日久。书画大师启功称他的画‘日益精妙’,刘海粟亦赞之为‘天葩吐奇芬’。”

遗憾的是,李行百出名很早,却没有大器晚成。他37岁之前受到六位大师的浇灌与加持,又经过50年的沉淀,却没有让天赋其才的李行百成为大师级的画家。其实,李行百始终没有从张大千和赵少昂中走出来。他有一方印为“我之为我自有我在”,可惜这个“我”,并没有成为独树一帜的个人面目。前文引述的评论,仿佛有些过誉了。

1982年,旅美前的李行百来到杏花村,为汾酒博物馆留下了两幅花鸟画和一幅书法作品。画作尚好,书法欠佳,属于比较典型的应酬之作。

左氏困境:书画创新的右派与左派

——左汉桥与汾酒文化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国门洞开,西方文艺思潮一波接着一波涌进中国,日本迥异于中国书法的“前卫派”、“少字数派”也被介绍到中国,对被禁锢多年的中国画家和书法家的思想形成了巨大的冲击波。

1985 年,一批中青年书法家在北京率先举起了“现代书法”的旗帜,并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现代书法首展”,1987 年,在郑州举行了“书法新十年学术辩论会”,部分发言对现代书法进行了理论探讨。 1988 年秋,在桂林又办了“新书法大展”,这是现代派书法的开端。现代派书法的特征到底是什么,各有各的说法,其核心特征似乎就是反叛传统,宣泄个性,锐意创造,另辟新途。左汉桥先生就是现代书法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左汉桥,1946年生于武汉。从童年时期就从临摹入手学习书法绘画,18岁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73年分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部队,1984年转业到北京出版社。曾任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总编辑、北京出版社艺术总监、现代书画学会秘书长。

左汉桥具有扎实的中国书画传统功底。但是,作为1985年参加“现代书法首展”的代表书家,他给自己贴上了现代书画家的标签,基本脱离了中国书协和中国美协的正规体系,进入了现代书画学会,成为中国书画家中“右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左汉桥“右派”的道路走得非常艰难。第一,中国书画有几千年的艺术正统,他在其中浸淫多年。艺术正统如地心引力一般,使左汉桥不可能走的太远。第二,左汉桥的现代书法是受到日本少字数派的启发,但是中国并没有少字数派书法产生的土壤。在中国,文字符号与文字所承载的文化含义是密不可分的。汉字传到日本之后,其实完成了一次符号与文化含义的解构。只有解构之后的汉字,才会走向少字数派。第三,现代书画学会是一个小群体,而且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所谓“主义”,分散是必然的,统一是偶然的。第四,左汉桥是一个画家。尽管他的现代书法主要是对汉字结构进行极致的夸张,其实还是用画家的眼光在写字。几千年无数人的书法实践证明,如果脱离了汉字结构最基本的美学要素,成功几率极小。

五年后,左汉桥放弃了现代书法,转为书法与中国画的融合。这实际上是“书画同源”的一种回归。传统的“右派”,走向了创新的“左派”。

对于为什么由书法创作转到与绘画的融合,左先生回忆道,起因是来自1983年在北京历史博物馆第一次“少字数书法展”上感受到的强烈震撼。震撼之余,心里又非常不平衡。他认为,书法是中国的,日本是从中国学去的,但是日本把中国的书法推向了世界,把书法复苏了。这么好的东西中国人自己却不能去做,为什么?于是他集合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从85年开始了现代书法的探索,首展、二展一直延续到后来。由于感觉到中国书法圈鱼龙混杂,没有一个实质性的学术环境,加上日本书法四十年来取得的成绩已经很难超越,左先生在五年后退出了现代书法的创作,转而把书法的感觉引进到绘画里。

现在的左汉桥,把书法与绘画的结合,聚焦到了抽象艺术。“我现在倾向于走向抽象艺术,就是把汉字里的抽象因素变为中国自己的现代艺术,这是我要探讨的一个主打课题。”

“吸收书法的抽象因素而独立出中国自己的抽象艺术、现代艺术,这是我想观照的切入点。我想观照的切入点还有一个:即原始艺术。我认为中国的原始艺术、民间艺术有非常丰富的内涵,在世界范围内也都是非常丰厚非常早的,比如彩陶、青铜、岩画等所渗透出的那种质朴、厚重感觉,我们今天搞艺术的人未必都能真正理解,我们模仿的东西反而很俗。我希望这两个切入点互相融合,能形成中国自己的抽象艺术。”

这个理论在今天看来,已经非常正常,看不到更多的革命性和前卫意义了。

左汉桥最终没有走出传统。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讲,他最终又回归到了民族传统文化的捍卫者。

他对当下艺术界急于创作个性化、符号化作品的艺术现象作了批评,他认为:“当代的艺术家如果局限在很窄的面和点上进行突破创新,急功近利地想要在二三十岁就实现自己的符号,可能含金量是很少的。”

“现在有一些年轻人比较浮躁,不愿意踏踏实实学习传统,急于想创造一种形式,以尽快在画坛、书坛立住脚。也有人很偏激,要创新就完全抛弃传统,这我都是不赞成的。传统是一个粗线条,我的审美习惯是不拘泥于其一家、某一派、某一个时期或其一个层面的东西,而是全方位地去吸收。没有全方位审视传统艺术的能力,就不可能从中抽取出精华。”

“书法离开了汉字还叫不叫书法,我认为可以不叫。但这种抽象必须是中国特色的抽象,不能脱离开中国书法、笔墨、形式感、美学的总体框架。否则,和西方的抽象就没有区别,书法抽象而引导出的中国抽象艺术、现代艺术,也就失去了它的民族意义。

学习传统、反叛传统、回归传统、捍卫传统,其实是左汉桥艺术轨迹的四部曲。遗憾的是,左汉桥给自己贴上“现代派”的标签不愿意撕下来,结果成了“孤独的象征”。说他现代,其实很传统;说他传统,他坚决不会承认。传统派说他是现代派,现代派说他是传统派。即便如此,左汉桥先生还是令我感动。他的“艺术四部曲”,将成为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彷徨的艺术家们不得不看的“风景”。

汾酒博物馆收藏有左汉桥先生的一幅画,花鸟题材,作于1990年;一幅字:“杏花春雨”,作于1988年。到底是现代还是传统,请读者自己品味吧。(发表于《东方酒业》201412月刊)



酒文化

名酒战略思考平台

Copyright © 1999-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东方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方论坛 | 新名酒论坛 | 酒商联盟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诚聘英才 |

Email:12290563@qq.com 京ICP备:13029893号-2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