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酒文化
酒文化

汾酒,中国酒魂(系列二十五)

    

 

     郭沫若 没有书生气的书生
           ——郭沫若与汾酒文化
  上初中的时候,学习郭沫若的诗歌,老师说他是新文化运动的主将,是与鲁迅齐名的文化旗手,是共和国的文坛领袖,是文学家、诗人、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剧作家、书法家,是一代奇才。稍长,听大人们说:“郭老不算老,诗多好的少。”再后来,了解了郭沫若在文革中的许多事,比如拍江青的马屁、写没法看下去的打油诗、创办中国科技大学等等。
  现在有许多人对郭沫若的评价比较差,即便是辨证一点的评价,也大概是“作品伟大、人格渺小”。只有郭沫若的入党介绍人李一氓说:“郭沫若的错误是在党犯错误的时候出现的。”
  光明以为,郭沫若不仅仅在文化方面是百年不遇的人物,在生存能力方面也是难得的奇才。无论有多少惊人的作品,无论官位多高,郭沫若不过是一介书生。但奇就奇在他没有书生气。在文革中,文化人能够幸免于灾难的凤毛麟角,而郭沫若毫发未伤、有惊无险的渡过了历史上文化人最最难熬的岁月。“没有书生气”就是他的政治生存哲学。因为没有书生气,他“有可能遭灾引祸的话一概不说,事一概不做;有可能安全自保的一切话都可说,一切事都可做。”一句话,就是怎么糟蹋自己都可以,只要能够平平安安活下去。
  他糟践自己的结果是,安全地活下来了。而且他没有害人。
  作为新文化运动的诗坛巨匠,郭沫若在建国后到他去世的30年中,几乎所有诗作都乏善可陈。杏花村汾酒集团收藏的郭沫若的作品,却是他建国后难得的优秀之作。
  七律 访杏花村
  郭沫若
  1965.12.4
  杏花村里酒如泉,
  解放以来别有天。
  白玉含香甜蜜蜜,
  红霞成阵软绵绵。
  折冲樽俎传千里,
  缔结盟书定万年。
  相共举杯酹汾水,
  腾为霖雨润林田。
  诗作的第一联,讲杏花村的前世今生。前世:酒如泉;今生:解放以来别有天。这句代表了郭沫若文革作品的典型风格。
  第二联,对于杏花村来说非常重要。记载了汾酒集团已经停产的两个重要产品的情况。白玉汾酒:白玉含香甜蜜蜜;玫瑰汾酒:红霞成阵软绵绵。
  第三联:讲酒文化的功能,是国与国之间和平的纽带。
  第四联:讲汾水和汾酒,润泽了一方水土。
  毫无疑问,这首诗尽管不是郭沫若的代表作,但豪气逼人,仍不失大诗人的风范。或许100年之后,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再知道白玉汾酒、玫瑰汾酒。但是从郭沫若的诗作中,仿佛可以闻到那悠远的酒香。
  江文湛 终南秀士
  ——江文湛与汾酒文化
  竹叶青酒文化,是杏花村汾酒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竹叶青酒文化中,有一首古诗的地位,可以与杜牧的《清明》诗相提并论,那就是北周诗人庾信的《春日离合》:田家足闲暇,士友暂流连。三春竹叶酒,一曲鹍鸡弦。这首1700多年前的诗歌,证明了竹叶青酒的源远流长。
  在汾酒博物馆中,以这首竹叶青酒文化名诗为题材的绘画作品只有一件,即江文湛所作的《三春酌酒图》。
  江文湛是我国著名的花鸟画家,生于1940年。1961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附中,1980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研究生班。曾在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任教,曾留校执教于该院国画系。1985年调入西安中国画院任副院长。是中国美协会员、有突出贡献的专家;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陕西文史馆馆员、中国花鸟画杂志编委等。作品《秋荷》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
  江文湛的《三春酌酒图》创作于1982年。当时他刚从西安美术学院研究生班毕业没多久,但已经是蜚声全国的花鸟画家。他在画中传达的意象既是杏花村的,也是他个人的。该画作以杏花村为中心,四周种满了翠竹,一位老者,如高人隐士,面临山泉小溪,抚高山流水,酌竹叶美酒,好不惬意,仿佛仙人。为杏花村竹叶青酒文化留下了一幅弥足珍贵的画作。
  同时,这幅画也是江文湛先生画给自己的。大约上个世纪90年代末,江文湛先生到终南山隐居。终南山就是姜子牙、张良等许多历史名人修行过的地方。很少有人知道,在“天下修道、终南为冠”的终南山,现在仍然有几千名隐士。他们的生活非常清苦,但摆脱了世俗的纠缠和污染,获得了心灵的纯洁和宁静;了悟了生命和自然的真谛,使灵魂得以净化和升华。严格地说,江文湛不能算是彻底的隐士,因为他并没有超于物外。但是,他以个人之力,在没有水、没有电的荒山野岭中,硬是开出了路,修建了规模不小的一片建筑,从全国各地找来梅、兰、竹、菊四君子的名种,修建了让天下书画家艳羡的创作基地:红草园。许多作家、书画家、记者都慕名前往,感受那滚滚红尘、世俗喧嚣中难得一见、难得体验的世外桃源。
  江文湛先生是一个真性情、懂生活的画家,也是一位懂酒的酒客。他对汾酒情有独钟。许多在红草园造访的朋友,都曾在他恬静的山庄之中,品尝过他钟爱的汾酒。不知他饮的汾酒是买来的,还是山西杏花村的朋友们特供的?或者说,28年前汾酒与江文湛先生的缘,杏花村尚记得否?
  张君秋 粉墨丹青是一家
  ——张君秋与汾酒文化
  在汾酒博物馆,有一幅叫《老来红》的作品。画作的作者与国画大师齐白石、张大千、许麟庐、李苦禅、刘继卣过从甚密,经常一起作画。但他却不是国画大师,连专业画家也不是。他就是京剧大师张君秋。
  张君秋,京剧表演艺术家,四小名旦之一,旦角张派创始人,1920年生于北京,卒于1997年,原名滕家鸣,字玉隐,祖籍江苏丹徒。他自幼家贫,随母张秀琴在各地客串演出,后经李多奎介绍,14岁拜李凌枫为师,专攻青衣。1935年,与雷喜福合作在北京吉祥戏院首次登台,以优越的嗓音条件和娴熟的演唱技巧赢得了观众的好评,以一出《女起解》唱红。
  1936年,北京《立言报》举行公开投票选举,推选“四大童伶”,张君秋与李世芳、毛世来、宋德珠被选中(后世称“四小名旦”)。报界评价其“扮相,如窈窕淑女,似梅;唱功,有一条好喉咙,似尚;腔调,婉转多音,似程;做工,稳重大方,似荀”。他的嗓音“娇、媚、脆、水”,甜润清新,高低随意,舒展自如,梅派的华丽,尚派的刚劲,程派的轻柔,荀派的婉约都被他很好的融合在自己的表演艺术风格之中。
  1951年,张君秋与马连良、谭富英、裘盛戎组成北京京剧团,曾合作演出了《龙凤呈祥》、《秦香莲》、《赵氏孤儿》、《状元媒》、《望江亭》、《西厢记》等。1986年,他接受原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委托,担任《中国京剧音配像精粹》的艺术总顾问,到他逝世为止,共完成京剧音配像120部,为京剧艺术的留传做出了巨大贡献。
  张君秋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他的花鸟画得到了许多国画大师的认可。许麟庐叫他是“张大胆儿”,意思是张君秋画画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什么都敢画,反而别具一格。尤其是他笔下的小鸡,活灵活现,堪称一绝。李苦禅先生跟张君秋一起画画时,说他画的雏鸡很特别,“没见过这么画鸡的!”此外,张君秋的牡丹、兰草也画得很好。
  文革结束之后,张君秋进入了艺术人生的第二春,一直到去世,他喜欢创作的作品就是给汾酒厂作的画《老来红》。与张君秋合作了47年的京剧艺术家刘雪涛先生经常与张君秋合作国画。张君秋过世后,刘雪涛回忆到:“就在君秋过世前五天,我们还合作绘制了一幅题为‘君子之风老来更红’的水墨画,我画的竹,他画的红叶,这幅画寄托了我们对人生和艺术的感悟。”“画完这幅画的第二天,我去黄山旅游,刚到黄山没多久就接到电话,惊闻噩耗,于是赶回北京。”
  《老来红》,是改革开放之后一大批老艺术家的心声,细细想来,意味深长。
  赵 普 浸淫汉隶四十年
  ——赵普与汾酒文化
  在书法家中,专攻隶书的人并不多。在老一代书法家中就更少了。因为老一代书法家都经历过以毛笔为最基本书写工具的时代,以楷书、行书为主要书体,专攻隶书的,一般是超脱了书法的实用性,完全把书法作为一种艺术来追求。赵普先生就是这样一位书法家。
  赵普,1939年8月生于北京,1961年参加工作,先后在北京陶瓷厂、北京纺织局棉纺印染工业公司和北京东城园林局从事陶瓷、染织和园林美术设计工作 。现为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顾问,中国书法家协会、英国东方美术家协会、海峡两岸书画家联谊会及北京书法协会会员。
  先生幼年即以品学兼优、能书善画闻名乡里,爱好临颜、柳、赵诸体楷书,根基深厚。20岁左右开始苦习邓石如、赵之谦小篆。此后,攻习汉隶近四十年。他遍临《乙瑛杯》、《礼器碑》、《张迁碑》、《朝侯小子碑》、《鲜于璜碑》、《韩仁铭》、《石门颂》等,百遍得形,千通获味。著名书法家刘炳森曾称赵普书法“侣兰斯馨,如松之盛”,赞其书法的书风古拙与气魄宏大。赵普上乘篆情,下取楷意,用笔险劲沉厚。间架章法多破格处,故动静相生,正奇互变,黑白跌宕,饶有趣味。
  七十年代末,先生开始参加国内外重要展览,作品辑入名种大型选集,陆续出版了《隶书入门与提高》、《隶书学习与欣赏》及《治家格言》字帖,流传于国内及东南亚各地。赵普的作品为国内外多个博物馆收藏。1988年他参加纪念周恩来诞辰90周年书画展,展品为毛主席纪念堂收藏;曾题“圆明园遗址公园”匾;为元大都古城遗址《大都赋》碑书丹。1990年应天安门城楼管理局邀请为天安门城楼创作大幅书法作品——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1994年为山东曲阜《论语》碑苑书丹,并题“善华堂”、“高山仰止”匾额。1999年出版《赵普书法集》。
  赵普先生留给杏花村汾酒厂的作品,是牧云先生给汾酒厂撰写的联句:“琼浆邀仙醉,玉液透瓶香。”


酒文化

名酒战略思考平台

Copyright © 1999-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东方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方论坛 | 新名酒论坛 | 酒商联盟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诚聘英才 |

Email:12290563@qq.com 京ICP备:13029893号-2版权所有